Sunday, April 29, 2012

看一整天的塌冰

人家去探弋城順便搭一小時去看的冰川,我們花了三個月才會它一會。差點兒被“人有我有”的心態驅使而花過千五一位去行冰川,幸好沿崖立馬,不去參加。改而只買巴士票(來回80 Arg peso,早上七時出發,下午兩時回程〕,打算在冰川前呆一天,只看冰崩震天的奇景。

前一晚在旅舍廚房焗好empanadas, 拿去冰川吃。早上空氣寒冷(南半球的夏天已過,只有攝氏兩三度),在黑夜中我們走到巴士站,坐巴士到那有錢的國家公園(人家到那只為看冰川,每人盛惠 100Arg peso, 由於是星期日,我們換不到錢,又不知為可銀行咭拿不到錢,硬着頭皮用美金1:4和警衞買票, US$25一位。 怪不得之後在El Chalten的一對年青德國男女索性下榻El Calafate也不去那兒)。而我們一路南下,原來也只為去這兒看活躍的冰川,也只好付錢。

這個富貴的國家公園非常照顧遊客;有大停車場、清潔的大厠所、餐廳、紀念品商店,更重要的是對着冰川的大看台及行人道。我們就在看台上,吃着empanadas, 看冰塌下。


在全球氣候暖化之下,各地的冰川都不紤萎縮,然而這個冰川是僅存還不斷成長的冰川。” 成長”是指它的冰不斷向前伸延,塌下。何時塌冰全是隨意,無人能預知,好像有生命似的。我還以為單憑己力可以加速塌冰,所以時不時向冰川吼叫。不知是自我完善或是甚麼的,在我們前面的冰牆的較其他位置的冰牆有較多的塌冰。




 


縱使冰塊落在眼前彼岸遠遠的水面上,其隆隆聲響遍川谷,所湧起的浪不斷拍此岸,經久不衰。

video



雖然還有其他的步道,我們只滿足於眼前的景象, 至三時許我們才依依不拾地離開。心裏很想往冰川上走一趟,但這會是比這個大6倍以上的Viedma冰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You can give comment easier by being our followers. You can also do that as anonymous or put your name in the message. Meet you somewhere in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