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9, 2012

一天死行 Machu Pichu (媽朱別朱)


之前行了一整天來到這出名古蹪附近的Aquas Calientes,找了一間較平的旅館(55秘魯幣兩晚),第二天六時便乘貴而不值的巴士上山到Machu Pichu (因為之前行了很多,當天還要行很多),要行的話是不停的上山一小時,但是我們急於看日出, 所以便破費了。本身這古蹟的入場費也是出名的貴 (其名聲屬古代七大奇景, 和長城金字塔泰妃陵齊名),我們多買了行上附近一個山的入場券 (後來我有些後悔,因為當初買不到月亮廟的入場券,才意氣用事買它),參觀這個古蹟便動輒幾百港幣一位。其實在Cusco附近也有不少印加古蹟,它們也不惶多讓,只是世人大多認識媽朱別朱。老婆網上找到資料提到秘魯超過八成的旅遊收入來自和媽朱別朱有關的事業,可想而知這古蹟是很賺錢的。十五分鐘車程後,我們來到景點入口已經看到一條長龍,入口旁邊有唯一的一間酒店,可讓肯花錢的遊客不需太早起床便可以較早入景點。

太陽還未昇起,其實天已很亮,我們一進場便上山走到例行照相位置: 管理員小屋,我們見到大部份媽朱別乎的照片都是來自這點的。我們在這裏找個位置坐下看日出,吃我們帶來的早餐,看着太陽從山後慢慢出來把每部份古蹟照亮。

video


跟着我們沿山腰小路行到俗稱印加橋的景點,相傳是來往古蹟的其中一條小路,看來是用來防止被入侵的防衞路線,往下望已經是萬丈深淵,看得我們毛骨悚然。跟着我們走回去上已經付額外入場費的媽朱別朱山,每天上山的人數是有限制,只有五百個,而且要早上十一時前要上山,以防上山人士不能於下午五時關門前下山。路線很容易認,只是不停上山,最後上了有一大支彩虹旗的山頂。相對四周的河谷山景,古蹟的景觀已經很遠,甚至少得不太重要,使人懷疑這歷史奇觀也只不個人建的,為何還使那麼多人著迷。可能大部份人未必會上此山,理解不到相對大自然的神工人的磚牆只是微不足道,但人多是選擇後者而趨之若鶩。






住在古蹟內的袋兔
我們走下山,再往被稱太陽閘門的城門往山走,這是很多印加行山團走進古蹟作為旅程終結的大門,我們到看到很多人蹣跚地從另一面走上來,展露滿足的笑容,跟日落的陽光一樣燦爛。走了成日山,終於走進古蹟裏看看建築。很多旅行團已經走了,我們不能從別人導遊口中知多一點建築物的由來(自己付鈔請導遊也太貴,其實當時有一導遊帶一大班中學生,但他是說西班牙文,我們聽不懂)。在我們眼中,這些印加建築和我們在Ollantaytambo也沒有大分別,恕我們不懂欣賞。在古蹟內的時間不長,管理員已經嚷著要關門了。我們只能在裏面遊走了一小時便要離開,當然我們沒有再付鈔乘巴士,便在天黑前急著沿清楚的樓梯下山。怎料我們在山腳碰到在玻利維亞的 Sucre 的旅館見到的加拿大男女,但始終還沒有交換電郵。

著明古蹟算是看過了,其後還看了很多其他的印加古蹟。我覺得這個古蹟之旅像一日行山團,不停的上山下山,老婆出奇地興致勃勃地四圍走,不覺得高原行山是甚麼一回事,看來之前的玻利維亞修鍊有成效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You can give comment easier by being our followers. You can also do that as anonymous or put your name in the message. Meet you somewhere in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