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 2014

終於來到伊朗,未到已經感到其好客之道


在阿美尼亞最後的小鎮卡渣蘭度過一夜,第二朝一早出發,因為不知道過境到伊朗要需時多久,過了境還要走百五公里到城市坦里斯會伊朗的第一個梳化主人。其實我們預計中途要截幾程車,要等的話,可以要中途找地方過夜,才可以到坦里斯。誰不知我們截了一架貨車一程就到坦里斯! 司機名叫依巴謙叔叔,剛送貨到阿美尼亞,駕着空貨車回家,而他的家就是在坦里斯。我們很感恩,沒有一夜沒成果的截車,我們便不會在這第二天遇到他,還要一程便能到達目的地。依巴謙叔叔的英文能力有限,我們的波斯語是近乎零(除了懂得打招呼、問去邊度、問人稱呼、問地址外, 就沒有了)。在這一整天的車程,我們用手語,有限的英語溝通。知道他有一個女兒,他也知道我們帶着BB入境。可能因此他特別小心及照顧我們: 在入境前的油站他帶我們到相熟的東主家喝茶吃早點;讓出駕駛位置後的床讓太太睡;過境時又耐心等我們這對外國人被關員盤問。其實他大可以不等我們,而我們就只有截第二程車,但他沒有這樣做,很可靠守信,我們感動不已。



其實我們帶着違禁品入境,就是阿美尼亞特產干邑。伊朗禁酒,何況帶酒入境,得知過關不太搜女士,就由穿得較腫的太太放一支小瓶在衣內。過境時好奇的伊朗關員看着太太的蓋頭證件相打量一番,就很快放她走。到我被打量後過了關,竟然不見了她! 這個盲頭烏蠅過了境居然走回阿美尼亞那邊的出口...



過境後的車路是沿着阿塞拜彊的邊境走,要申請該國的護照很昂貴,而且聽聞很難申請而且不歡迎外國人,我們一看隔河對面的阿國就算了。依巴謙叔叔還算倒不如去伊朗吧,人有好物產豐富,這個我們也相信。還有百五公里路,還要花兩小時多。第一個深印象就是油站,當依巴謙叔叔入油時,我們看見他們那着一疊疊鈔票付錢,最少鈔票面值也是10000! 我們在坦桑尼亞已領教過幾十萬未開頭的頭痛,看來我們又要就做人肉數鈔機。 另外這裏的油價平得難以相信,是香港的十份一! 叔叔說已經算貴了,五年前還只是十份一價錢呢!



到了坦里斯,叔叔還帶我們到梳化主人家附近的十字路口。他沒有電郵,我們還留下電郵地址,希望他的女兒可以寫電郵給我們,保持聯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You can give comment easier by being our followers. You can also do that as anonymous or put your name in the message. Meet you somewhere in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