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0, 2013

今次到我們變成不想出街的貓

告別美女雅思雅,我們往伊朗裔阿美尼亞人阿連的家做客。我們原定在他家留三天,好讓我們多逛逛博物館,並試另外一間阿美尼亞白蘭地。但是天氣變得很冷,中午應該是全日最暖的也是零下十五度,冰天雪地,老婆的感冒未癒,所以有很多日子在他暖暖的家上網看電影煮大餐。



阿連是讀醫,現在公共衞生中心在阿美尼亞遍遠地區研究及推行營養健康計劃。作為伊朗裔,盡顯好客本性。他不介意我們留得久,還叫我們留至感冒痊癒才走。雖然他於伊朗出生,却能避過服兵役,因為他年少便來阿美尼亞讀高中及大學,得到當時政策的豁免 (其實是當時有高官定此豁免來放自己兒子一馬)。在我們進伊朗之前,得他介紹當地情況及推介的見聞,受益不少。

在他家開暖氣、上網任用、看阿聯酋衞星電視經常播較新的電影、用他那設備齊全的廚房,我們也不介意地方淺窄,大煮特煮。他也是難得吃豬肉飲酒的伊朗裔,信奉的不是伊斯蘭教而是東正教,我們煮食就不需瞻前顧後。他說沒有甚麼不吃,那就好了,焗豬排、甜酸骨、小龍蝦、鮮菇、醬燒茄子、魚子... 

甚麼? 煮出來他居然說不太吃之後那四款食物! 又不早說,他研究偏遠山區的人的營養不均,其實在城裏的他就偏食(其實又煙又酒),但又不知道自己不吃甚麼,我們這樣取笑他多日。

我們在城裏買了一支已存二十年的阿美尼亞白蘭地,打算帶回香港過新年。但是他告訴我們壞消息: 在伊朗這是禁品 ! 或許可以走私入境,老婆放在厚衣內帶入境應該無問題,關員不會搜女人;但帶離境幾乎不可能,因為X光機一定可以看到這大支液體 ! 唉...一番心血作癈,唯有把它開了,和他一起分享一些,再打算走私入境。他當然也却之不恭,美酒佳餚,有朋共享,人生快事。

阿連的好客使我們長留當中遇見另一梳化客,他的經歷可謂咋舌。米高是墨西哥人,在匈牙利打工,想去伊朗旅行,知道可以在德黑蘭機場做"落地簽証",怎料飛機晨早三時到達,關員問他德黑蘭招待他的人的聯絡,他沒有訂酒店,只有梳化主人的電話,電話不能接通。不能發簽証,他要飛回烏克蘭,但他的烏克蘭簽証又過期不能入境,他做了機場露宿者。最後找到機票來到阿美利亞,但又申請不到伊朗簽証。所以在阿連家只住兩晩,然後往北回佐治亞,在第比利斯再申請伊朗簽証。 一番轉折,希望他如願到達伊朗。 阿連見地方不大,可以讓一半雙人床給他睡,但他不喜歡和男人同床,我們一眾大惑不解,算吧,人家有自己喜好。


不知不覺在阿連家留了一星期,他也做拿手伊朗菜給我們吃,這是香料煎雞,再配乾紅梅及番紅花汁淋飯。我們後來才知道初孕不宜番紅花,但西醫何來有這些戒口想法?

現在阿B又是好好地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You can give comment easier by being our followers. You can also do that as anonymous or put your name in the message. Meet you somewhere in 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