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0, 2011

路過法蘭克福的一天

  
慳家的電波夫婦捱了12小時的下等艙,骨頭打鼓,清早終於到了法蘭克福(Frankfurt)。出關後立即跑到Terminal 1, 到Lufthansa 櫃台看看能否confirm,那知全機只剩3個位,還有其他員工standby,情況不甚樂觀。行李可先checkin但要20分鐘前到閘口等叫名,起飛時間為22:15,那還有一整天。


買了一張最多5人共用的一天車票(車票價值14.9Euro - 對,我們窮但窮得老實,其實火車沒有閘口、電車亦沒有人查票,起碼,我們沒有遇上),出城去。


 
才早上9時許,在最大的車站Frankfurt Hauptbahnhof下車,天氣甚冷,亂上了一架電車,再找吃的,車往住宅區走,見到一個小商區便跳了下車,其實只是一家中東便利店、一家電池雜貨和一家麵包店;點了兩個飽和一杯cafe creme。


 那區的電車大約10分鐘一班,吃飽我們再往反方向走,經過銀行區,看著佔據法蘭克福的勇士們行了個禮,再走到充滿遊客和歷史的Romer,那邊有多家建築 華麗的教堂。Dom St. Bartholomaus,是較大的一家; Alte Nikolaikiche下午5pm有管風琴演奏。







在小市場外服裝店的櫥窗狗 (not for sale !)
為食天線帶領我倆到了一個小巿場Kleinmarkthalle,一家又一家的肉腸店,橄㰖、橄㰖油、麵包醬試食、再吃上幾條Weißwurst, Fleischwurst, Bockwürste及Landjäger,實在飽到不行,但手提行李愈提愈重,天寒地凍,找了附近一家beergarden喝了杯 Schofferhofer Weizen, 捷克的Krusovice Dark,再加上一杯溫暖的Gluhwein(mulled wine),頓時暖上心。走回 chapel 聽organ recital,再坐列車回機場去。







  
又回到Frankfurt Hauptbahnhof站,上了架沒有飛機公仔的列車,然後問電波公,「這真的對嗎?為何那些拿行李的人沒上車?」「噢!看錯了!」幸好時間充裕,下站下車重新再來。肚子有點餓,嚷著要吃豬手,居然找到food court 內只賣3.9Euro,加上一杯draft beer,真是完美!





到了機口,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終於在一批upgrade/standby 客、兩位疑似LH crew及一家四口登機之後,我們終於得到boarding pass!


Buenos Aires,我們來了!

1 comment:

You can give comment easier by being our followers. You can also do that as anonymous or put your name in the message. Meet you somewhere in future.